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後她成了單親辣媽討論-第第十六章 半夜人影展示

重生後她成了單親辣媽
小說推薦重生後她成了單親辣媽重生后她成了单亲辣妈
看到军军和毛毛都上楼去了,夏筱筱便一直站在门口等夏菲菲开车到。
“小姨好!军军他们刚才不是在这吗?怎么不见了?”小外甥一下车就和夏筱筱打个招呼。
“放学了?他们上楼吃饭去啦,你们还要做作业,不要玩了。”
“噢!”
这时夏菲菲推好车进屋后走了出来,把两个小孩叫了进去,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夏筱筱,“怎么啦,妹?这样板着脸看我干嘛?”
“你说呢?”夏筱筱没好气地。
夏菲菲装作一脸无辜:“我说什么呀?我得罪你啦?”
“得罪不得罪,你自己心里清楚,你是不是很遗憾,兴冲冲回到却没看到好戏?”
夏菲菲还在那装,“我没说什么啊?你怎么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推?”
“就因为我没答应租给你小叔子吗?我真搞不明白,你做事情经不经大脑?想不想过后果?你出自哪里?你的后盾在哪里?把娘家踩低了你在你婆家就很有面子是不是?”
夏筱筱想不明白,在夏菲菲夫妻俩走头无路的时候,虽然爸妈曾反对姐嫁给姐夫,但是,竟然她要嫁,娘家这边当时也是出钱出力,帮他们夫妻俩渡过了难关,然而当他们条件好了,他们现在竟是这样的回报,真是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为。
她看到夏菲菲愣在那里没有说话,夏筱筱也不想再和她说那么多了,希望这个姐姐能良心觉醒。
本来,夏筱筱是个独立的人,大学毕业出来有工作,就没依赖过家里,本来她是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家里的家产,她和父母早就声明她不会要,让父母分给没有工作的姐姐和弟弟就可以了。可没想到,如今却是这样的情形。
帝凰:神醫棄妃
夏筱筱甩甩头把原主的记忆梳理了下,关了大门,上了楼。
“吃饭了,筱筱,后来那个修车佬还说什么?警察怎么说?”
筱筱妈妈端菜出来放餐桌上,看到夏筱筱走上楼,便急着问道。
这时,筱筱爸爸带着军军和毛毛也从楼上走了下来,筱筱爸爸看到筱筱也急急地问道:“筱筱,事情怎么样啦?那修车佬还闹不闹?我想就是早上你姐叫你弟下楼拿东西时,被那修车佬看到你弟了,所以没事找事来闹的。”
“爸,妈,应该没事了,爸说得对,就是早上夏宇泽下楼拿那袋小蛋糕时被修车大叔看到了,看他这相样子,谁都可以一眼就知道是吃‘白粉’的,所以这个修车大叔就让大婶把那个充气的机器拉回家,然后说是弟偷了,现在警察大哥已经把事情解决了,你们也不用太担心,警察大哥还说这修车佬脑子是有点问题,他经常谎报110的,好了,我们吃饭先吧,对了,爸,夏宇泽没什么事吧?”
“他能有什么事,你不是和他去买药了吗,现在舒服着呢?筱筱,我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被他骗了这么多次还不够吗?”筱筱爸爸不解夏筱筱为什么要相信夏宇泽,还这样拿钱给他。
“爸,如果我不这样做,弟他就人一直和外面也吸这种东西的人混,我们永远也指望不了他还能恢复成正常人,所以,我情愿先愿意去想信他,起码他有回家来,不像以前,没人理他,他在外面偷偷抢抢,说不定那天会被人打死在外面,但是,花钱肯定是要的,想办法赚钱才是,不要到,有钱都买不回这条命的时候,那我也没办法了。”
筱筱爸爸和筱筱妈妈听完筱筱这样说,都沉默了,因为似乎也只能这样,要不,还有什么办法呢?
一家人一时无话,夏宇泽因为刚买有新的药回来,所以注定一晚上是能舒舒服度过的。
晚上的时候小彩鸟一直都是站在窗边,夏筱筱白天搭客,然后又碰到修车大叔搞事情,所以很早就睡下了。
然而到半夜的时候,小彩鸟看到一条身影,溜到夏筱筱家门口,小彩鸟警惕地悄悄地从二楼的窗户飞下来,只见是修车的那个大叔,拿着一个桶,不知装着什么,然后他是一手拿着一个桶,一手拿着一把刷子,就是门口的空地上写着字,看到这,小彩鸟飞回二楼窗户,飞到夏筱筱的身边,用翅膀,轻轻地扇醒夏筱筱。
夏筱筱睡眼朦胧地问道:“碧语姑姑,怎么啦?”
“下面有人,就那个修车的,在下面大门口不知写什么?”
“什么?”夏筱筱披了衣服起来,站到窗边往下看,但有东西挡着了,看不清楚,只看到个人影在动。
夏筱筱急忙去敲筱筱妈妈的房门:“妈,你起来一下。”
“又是什么事?”筱筱妈妈打开房门问道。
“那个修车佬不知拿什么在我家大门刷什么?”
“深更半夜的他想干什么?我们下去看看”筱筱妈妈披好衣服,就和夏筱筱一起走下楼,但当她们打开大门,已经不见人了,夏筱筱拿着手电筒照着门口地上,只见写着:“还我钱,‘白粉仔’偷我东西。”
“卧槽!这人真的是脑子有病呀,深更半夜来人家门口写这些东西。”夏筱筱很想保持淑女形象,但是看到这修车大叔这种行为,都被气得要骂粗口了。
第二天早上,从夏筱筱家门口走过的人都个个停在夏筱筱家的门前,读着这段话,面且人还越集越多。夏筱筱吃了早餐,让筱筱妈妈照顾好两个小的,就下楼来,今天她也没心思去搭客了,她直接就在一楼大厅等。
爱抚上等 花衬衫王子
她打开门看到一大帮人正在读刷在门口的几个字,而修车大叔破天荒地竟然都快九点了都还没开店门,夏筱筱就在大门口站着等修车大叔来。
大概九点半这样,才见大婶载着大叔来店面,刚下车,夏筱筱就上前直接问那大叔。
“大叔,你昨晚半夜来我家门口就写这些字吗?”
“你说什么?谁有家干这事,你们自家的事,别怪我。”
陶良辰 小說
备胎熊夏周一
“我都没有说怪你,你倒是自己说了呀?”
正说着,昨天那两位警察又来了。“老关,你这是昨回事呀?昨天刚把事情搞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