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 高洪水-第63章 商議(3)展示

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
小說推薦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浩淼大陆之万年太岁王
江中凯笑容渐渐僵硬,这什么意思啊?难道要我摔杯为号?!我能摔杯吗?我能摔杯吗?你们一个个一只只一条条一块块一根根就像腌制的鱼,像腌制的鸡,像腌制的猪……欸?!我怎么会想到这个?我怎么会想到这个?我疯了吗?不不不,我没疯,我没疯,我只是害怕。
他们要是真的干架了,我这种行商做买卖的,只有被他们砍的份啊。哎,我快六十了,再过些日子就能过六十大寿了,到时候家里多热闹啊,要唱三天三夜大戏,要摆九九八十一桌酒席,要把二河镇、炎金门、狩猎人营地甚至火城里所有跟我有交情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请来吃席!啊,六十啊,多少人活不到这个年龄。
他们会看到我有多快活,大小老婆十多个,有年轻貌美的,有身材肉感的,有结实魁梧的,有矮小可爱的……她们帮我生了多少个儿子?多少个女儿?我怎么记不清楚了?!难道我老了吗?真的老了吗?呸!我老想这个干嘛?这不是现在想的事,现在的情况实在太不对劲了,大战一触即发,我要逃命!我要逃命,他们打他们的,我一个都不帮,谁爱帮谁帮去。我逃到舱底下,等他们打完了再出来!对,就这样,两边不得罪,我就逃到舱底下,奶奶个熊!
江中凯注意打定,转脸看看右边下到底仓的楼梯,一回头又看到四长老姜中海盯着自己,吃了一惊,不过他吃惊表情转瞬即逝,随即点点头,继续低头喝茶。
Back to the school
姜中海心里暗暗叫苦,心道:“你这老乌龟搞什么名堂?难道想动手做掉这三位将军?你想做掉他们,你刚才在楼上怎么不说呢?你那个时候说了,我们就有素了,只要你一声令下,摔杯为号,我们就弄死他们!
他们三人不过金丹中后期的实力,对于我们来说,弄死个金丹期的修真者不跟玩似的。不过呢,你把他们三个弄死干嘛?想抢夺先皇玉玺?你特姥姥的要这个干嘛?这玩意是能吃还是能喝?现在是非常时期,拿着这玩意,就是引火烧身啊!你晓不晓得,拿了这个玩意,被人知道了,有多少人要你死?!”
姜中海望了江中凯一眼,见他满脸堆笑端起茶盏,意欲摔杯为号,姜中海连忙狠狠瞪了他一眼,待他将茶盏放到嘴边饮茶后,自己头皮冒汗,心道:“哎呀!你特姥姥的,原来你真想摔杯为号啊?你我若把这三人杀了,就是谋反啊!呵,我晓得了,原来你要那先皇玉玺是想当皇帝?!天呐,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哪点像是做皇帝的料?你特姥姥的——哎,不对,你姥姥就是我姥姥,我们同本同源,我不能骂你‘你特姥姥的’,我该骂你老糊涂,老混蛋,老王八蛋!
你这鬼样子还想做皇帝,呵呵呵!我们炎金门姜家有轩辕灵宝金剑,还有倚天灵宝金剑,都没人敢说带着家兵家将冲出二河镇,打败南长城守军,踏过御前关,霸占火城,打垮其余五城。就你也想当皇帝,你有多少家兵家将?你到底凭啥啊?凭啥?!你怕不是得了失心疯就是患了痴呆病?你还能记得你大小老婆有几个?儿子闺女有几个?孙子孙女有几个?你要是能记清楚,我把头剁了!
你这个不学无术、不学无识、不学修真,整个三不学先生呐,真是丢我们姜家的脸!祖上将你们这一脉懒虫二流子撵出小荒木山真是无比正确啊,可惜,还让你们在二河镇借着姜家的名声混吃混喝,祖上当初就该把你们全部撵到火城,那就没今天的事了。
哎呀哎呀!我可算是明白了,你这个王八蛋是想借刀杀人啊!你的心怎么这么毒?!若是我们跟三位守将打起来,你只需躲在一边看热闹,等我们打完了,你是谁赢了帮谁啊?!是不是?你是不是这样想的?你是不是这样想的?”
姜中海望着江中凯,他果然转头在望通往舱底的楼梯,一回头吃了一惊后对着姜中海点点头,姜中海差点将手中的杯子抖落到地上,汗水顺着鬓毛往下流淌,心道:“你果然是这么想的!你特姥姥的——你姥姥就是我姥姥,我都被他这个死囚老混蛋气糊涂了!你这个老混蛋,你这是送我们炎金门姜家上下数千口人去死啊!你太坏了,你的心,太毒了!
若是此番能平安回去,我一定禀告三位掌门,他们听了一定会暴跳如雷,命我亲自带人铲平你们江氏一族!啊啊,不能铲平,不能铲平,就把你这个罪魁祸首铲了!其他人都撵出二河镇就好了,总归祖上都是一个家族血脉的,我们炎金门姜家不能不讲血脉关系。我们是正宗姜家族人,心地就是过于善良,哎,太善良了不好!没有狼性也不好啊,正要遇到大事了,下不了狠手也是不行的。现在该如何是好呢?!”
姜中海望了一眼金镇泰,又望了一眼金美姬,心道:“这个金镇泰怎么不说话?这个金美姬怎么也不说话?这两个人,一个是御前关守卫统领,一个是贵妃娘娘。御前关守卫统领不在御前关值守却带着贵妃娘娘从皇宫跑到这里?
咦?!等一下啊,我想想……他一御前关守卫统领不在御前关值守,却莫名其妙的跑到皇宫,然后又赶在金舞忌屠杀众人的时候,又莫名其妙的带着贵妃娘娘一起跑出了皇宫。不但贵妃娘娘跑出来了,连九皇子殿下也跑出来,这也罢了,怎么连老仆奶妈丫环也一起跑出来了?!不对不对,到这里就很不对劲了!”
姜中海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摇头,随后继续想到:“他们一起又莫名其妙的坐船出宫,坐船出宫吗?这里又不对了,我们几人,连杀带砍,跑到东宫城门边,那会城门紧闭,城墙上弓箭手箭如雨下,前面众人纷纷倒地而亡。我三人见势不妙,动用了飞行坐骑带着江中凯等人,飞过东宫城城墙,得以逃命。就那样,飞行坐骑和二当家江中原都中箭受伤了。
我们出皇宫后,不得不落地一路狂跑,才摆脱了城外的数百守卫追杀。他们从皇宫里,带着老仆奶妈丫环坐船出来的?一派胡言!就算这是真的,然后他们怎么又莫名其妙的跑到了我们的船上啊?当时那边那么多船停在那边,就上了我们的船?这肯定有问题!这要是没问题,那就是我有问题?